元神忽然崩塌万亿市值蒸发A股元宇宙概念股战战兢兢

去年10月,Facebook(脸书)改名Meta,宣布全面转型元宇宙,给了A股元宇宙概念新的上涨动能,甚至资金追捧力度更甚以往。

然而就在春节期间,元宇宙这把火突然被Meta浇灭,Meta四季度财报不及预期,不仅波及美股社交网络板块,也让元宇宙公司集体暴跌,元宇宙第一股Roblox(RBLX)在2月3日跳空下跌8.31%。

Meta预计今年会发布虚拟现实头盔和完全具备AR功能的智能眼镜,扎克伯格也预测,元宇宙可能在未来5到10年内成为主流。“我们相信元空间将继承移动互联网。”

然而Meta在2022年新的元宇宙产品还未发布,却先抛出了一份堪称“爆雷”的业绩。2月2日Meta公布了2021财年第四季度财报,财报发布后,Meta股价重挫26.39%,成为继奈飞之后第二家财报后暴跌的科技巨头,超过2300亿美元(约1.5万亿人民币)市值灰飞烟灭。

Meta四季报数据显示,每股收益为3.67美元,营收为336.7亿美元,月活跃用户为29.1亿,虽然财报数据中营收略高预期,但较去年前三季度明显放缓,净利润、用户指标均不及市场预期。

究其原因,是Meta核心业务出现较大问题,比如用户使用率下降,营收较为困难,以及通胀和供应瓶颈干扰广告客户预算,其广告定价能力持续受苹果隐私更改的负面冲击等。Meta的业绩承压与其广告收入下降和定价能力持续受负面冲击直接相关,而用户总数17年来首次下降,也成为引发公司投资者信心崩塌的导火索。

元宇宙同样没有给Meta带来好消息。此次财报Meta首次披露包含元宇宙战略的FRL部门财务数据,公司预计对元宇宙的投资令2021年营业利润减少约100亿美元,FRL短期不会盈利。

财报显示,FRL去年四季度收入8.77亿美元,环比增57%,同比增22%。同时,该部门去年四季度的运营亏损为33亿美元,全年各季度的净亏损逐渐扩大,2021全年净亏损101.9亿美元,2020年净亏损66.2亿美元,2019年净亏45亿美元。

已经连续三年巨额亏损的FRL,说明打造元宇宙并不简单,甚至像是一场赌博。此前有分析指出,FRL的亏损拖累了Meta的2021年整体盈利能力,如果不是FRL,该公司去年全年的利润将超过560亿美元。Meta首席财务官还对外发声表示,预计2022年元宇宙的经营亏损还将“显著增加”。

作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在今年同样不好过,自去年11月创出历史新高后,该公司股价已经腰斩,虽然其2021年的收入预计增长超过200%,但公司依然亏损,一方面是因为Roblox平台创作者规模扩大,导致分成费用提高,另一方面是公司持续为开发者社区增加基础设施和安全投入。显然,元宇宙的未来是美好的,但实现元宇宙的道路,是需要金钱铺就的。

似乎是预料到春节期间可能发生风险,A股的元宇宙概念股们在节前普遍回调,Meta的业绩下滑和对元宇宙的巨额投入,短期难免打压元宇宙的投资热情,而长期来看,还有更多玩家在入局元宇宙,其中最为活跃的是游戏公司。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在2021年里,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965.13亿,虽然处于增长态势,但增幅同比缩减了15%。可见宅经济的刺激效应逐渐减弱,爆款游戏减少和玩家的审美疲劳也在刺激着游戏产业的创新。

因此,当米哈游《原神》的黑马态势叠加元宇宙背景,点燃投资者热情后,就为国内游戏公司指明了新的方向——元宇宙。拥有原创能力的游戏公司在2021年里被各大公司“疯抢”,伽马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游戏领域共发生209起投资,总金额约258.8亿元人民币。

作为A股元宇宙概念龙头股的中青宝,能够以网页游戏公司身份被资本市场青睐,便源于公司在研发一款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而这款游戏的亮点在于“线上酿酒,线下品酒”,公司表示,这正是元宇宙中“虚实交融”理念的体现。

《酿酒大师》在2021年8月审批立项,预计2022年3月制作完成,这种效率和速度在引来市场关注同时,也引发了不少争议。

据中青宝介绍,《酿酒大师》游戏一共分为H5、2D、3D、VR、海外等多个版本,逐步搭建,而最先与玩家见面的,预计将是H5版。中青宝202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研发费用虽然相比去年同期增长47.4%,但也不过是2438万元。

涉及VR、AR、5G、云计算等等技术的元宇宙,在游戏公司手中竟然变为H5网页游戏,敢“新瓶装旧酒”的还不止中青宝一家。企查查数据显示,游戏公司布局元宇宙的动作最快,元宇宙商标申请数量TOP100公司中有31家游戏相关公司,有的游戏公司甚至将旗下经典游戏作品都注册了相应的元宇宙商标,这其中多是网页游戏公司。

腾讯早在2012年通过投资Epic,掌握3D、AR、VR内容开发引擎,2020年投资了Roblox,成为元宇宙开发第一梯队的科技企业,并且注册了一系列“和平元宇宙”、“QQ元宇宙”、“精英元宇宙”商标。

然而除了手游之外,腾讯在其它平台的游戏产品并不出众,尤其是承载元宇宙AR、VR设备应用的PC电脑端平台,腾讯还没有元宇宙游戏推出的讯息。

游戏公司先拿成熟的游戏引擎罩上元宇宙的外衣,通过申请商标和注册外围专利占位,再一步步视消费市场情况增加投入的行为,相比Meta和Roblox这样的公司来说,显得进展缓慢并且畏手畏脚,但同时也说明了,国内的元宇宙开发,相比国外更加缺乏基础技术的支持。

元宇宙不仅有以游戏场景为支撑的沉浸式内容体验和社区综合体的交互,也需要有性能和体验足够优秀的AR、VR终端设备支持,而后者的缺失,是许多公司自称进军元宇宙,又被投资者质疑炒作概念的原因。

2021年是元宇宙的元年,2022年则是元宇宙发展的关键一年,全球在AR和VR设备上的支出正在稳步增长,微软收购动视暴雪,也证明元宇宙热不会因为短期无法带来业绩而熄火,虽然资本市场会产生一定震荡,但也会因此淘汰出局一批概念炒作公司

全球科技巨头正在依据自身资源优势和战略布局,选择不同的方向切入元宇宙,而硬件和前端设备平台作为第一入口,已经越来越重要。

去年9月,字节跳动以溢价近九倍打败腾讯,收购VR软硬件制造商Pico(小鸟看看),据报道,此次交易成交额在90亿元人民币左右,是国内最大的一笔相关领域收购案。元宇宙硬件厂商也得到了资本的充分认可,中信建投在研报中指出,国产芯片厂商在VR/AR芯片方面起步较晚,在光学显示领域,国内歌尔股份、舜宇光学、水晶光电等公司有不错的积累。

作为VR设备龙头的歌尔股份,预计2021年归属净利润增幅在49%-59%,主要是因为公司VR虚拟现实、智能可穿戴和智能无线耳机等产品销售收入增长,盈利能力改善。

因疫情造成的社交隔离激发了VR游戏、头显设备等需求爆发,歌尔股份在2020年包括VR/AR产品、智能穿戴设备在内的智能硬件营收同比增长107.34%,已经成为公司新的成长动能,公司股价也随着业绩增长而递增。

VR业务已经成为元宇宙概念新的爆发点,如佳创视讯易尚展示等,依靠VR业务搭上元宇宙“快车”。但不同于游戏公司可以靠游戏“未来”给投资者画饼,硬件技术公司要靠产品和技术博得投资者的认可,因此对此类公司的概念炒作空间较低,一些公司在游资炒作后便迅速沉寂,也是因为技术成色的不足。

目前构建成熟元宇宙的条件尚不具备,甚至未来三至五年时间都是元宇宙的雏形探索期。根据科技产业发展遵循的规则,从硬件到软件,再到应用场景的传导,元宇宙的爆发还是要依靠硬件技术的突破,其发展有赖于计算机和互联网通信技术、虚拟现实技术的成熟,从中便可挖掘出有成长潜力的公司,至于游戏和虚拟现实环境,还要排在靠后位置。

相关股吧:元宇宙概念(bk1009)股市实战(gssz)歌尔股份(002241)中青宝(300052)

郑重声明:用户在财富号/股吧/博客社区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郑重声明: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东方财富社区管理规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