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乐恒信心十足 称状告张玉宁一案一定能胜诉

·【权威发布】8月28日0时至24时 天津新增31例本土阳性感染者详情公布

北方网消息:2003年10月24日沈阳市东陵区人民法院正式审理曲乐恒状告张玉宁一案,在开庭之前,曲乐恒接受了媒体专访。

曲乐恒说,每年在北京康复中心的花费在10万元左右,从车祸后到现在共花费医药费40多万,其中辽宁足球俱乐部在2000年和2001年垫付了一部分,从保险公司得到10余万元,其他大部分是自己支付和向亲戚朋友借的钱。张玉宁家则没拿过一分钱。张玉宁和他的家人在车祸后去看望过曲乐恒,但都是呆了一会儿就走了,没有给他拿过钱。后来曲乐恒多次联系张玉宁,想和他见面聊聊,可他根本不理会。

车祸是2000年4月26日发生的,曲乐恒却是在2001年3月29日才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车祸事件的真相,对此曲乐恒称都是原来太天真,以为自己很快就会站起来,并且轻信了辽宁足球俱乐部和张玉宁家的承诺。车祸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辽宁足球俱乐部的董事长曹国俊对外宣称:“曲乐恒是辽宁足球队的人,我们会负责曲乐恒一辈子。”张玉宁家也表示会支付曲治疗的医药费用。由于当时辽宁队正处在保级的边缘,俱乐部不希望“车祸事件”影响俱乐部的成绩,另一方面张玉宁刚刚进入国家队,怕“车祸事件”影响张玉宁未来的发展。曲乐恒说,他是出于一个辽足队员的荣誉感和多年队友的感情,所以没有将这件事的真相说出。但车祸事件发生近一年,辽足没有按时发放工资,张家也没有给我一分钱,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才召开新闻发布会,说出了“车祸事件”的真相。“现在看来,我是在错误的时间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去,车祸发生时我太软弱了。”

提到官司,曲乐恒认为,这次胜诉的把握是百分之百,因为“车祸事件”张玉宁应当负百分之百的肇事责任。“我们家原来没有想用法律的手段来解决这件事,但由于我医疗的费用无法得到保障,俱乐部在2001年以后就不管我了,张家更是一分钱没出,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靠法律给我个公正的判决。如果不是因为缺钱而被迫中断治疗,我的身体情况要比现在好很多,车祸刚发生时我的腿还有知觉呢。如果不能胜诉,我将继续上诉。”

谈到今后的生活打算,曲乐恒说:“我一直坚信我会站起来,这是我生活下去的惟一目标。医学发展非常的迅速,现在美国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我是有希望站起来的!当然这574万元赔偿金内没有包括出国治疗的费用。关于今后的生活,我想系统地学点东西,毕竟以后要靠自己创造财富。我才20多岁,我不想就这样下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